Networking的藍海策略之二: 勿以卵擊石

上次分享了一點自己對於和校友 vs. 非校友做networking的一些想法,有些朋友(特別是那些剛到美國正要開始找工作的朋友)覺得有些許共鳴,所以想再分享一個自己對美國MBA社交酒會的觀察和看法,希望能幫這些新朋友從新審視最適合自己的networking方式。

打從進MBA的第一天,Career Center的顧問們便不斷告訴我們社交酒會在美國求職的重要性,沒親身體會過的人大概會覺得三不五時穿的光鮮亮麗去參加一個一個酒會,酒會裡又有免費的食物飲料,何樂而不為?但對於像我這主種個性比較內向低調的人來說,這一個一個的酒會就像是薛西弗斯那塊每天不斷落下的大石頭,就算覺得去了是徒勞無功還是必須得去,再好的食物吃起來也是食之無味,因為我不僅必須克服內向的個性主動與對方攀談,讓對方感受到我的熱忱,同時,由於文化和生活背景的差異,很多話題往往是我完全陌生的,更別說英文不是我的母語,因此,很多時候我滿腦子都在想該聊什麼話題?要問什麼樣的問題?要在什麼樣的情境下自然而然地提及我過去的經驗而不讓對方感到突兀,並讓對方留下印象?但是就在我心裡想到「Yes,這個主題我可以說OOXX時」,對方和周圍的美國同學可能已經將話題帶到另外一個方向了,此時,那些深思熟慮的見解不管再如何精闢,都已經無用武之地了,這種社交酒會就像大亂鬥,讓求職者彼此廝殺,勝者進入下一個關卡。雖然隨著經驗值的累積,我慢慢學會了克服心中的抗拒,也隨著對於美國文化的熟悉,逐漸可以增加自己的參與度,但我知道這種大亂鬥並不是我擅長的場域,畢竟我沒有主場優勢,要想在一群同樣優秀的美國同學旁脫穎而出,絕非易事;但在另一方面,我不斷在課餘時間用emails和LinkedIn主動聯繫我有興趣的領域裡的專業人士,安排做一對一的informational interviews,相較之下,這種一對一的方式反而是我比較舒服的場域,因為人選是我挑的,我可以事先擬定一些主題,而且因為是一對一,我比較能夠掌控談話節奏,不用擔心其他人搶話,也聊的比較深入,因此在用informational interviews找到實習後,我漸漸開始懷疑參加社交酒會的必要性,到了二年級,我雖然仍參加了一些酒會,但數量上少很多,也僅挑自己真的有興趣的領域去參加,相對的,我花更多時間在informational interviews上,而我後來的面試也多數是透過informational interviews拿到的。當然,或許正因為我花更多時間在informational interviews上,造就我後來的面試機會多數來自於這個途徑,中間的因果關係很難定論,但就算這樣,至少在做一對一informational interviews時,我心理上的壓力不像參加社交酒會那麼大,和對方互動的感覺也比較自然。

我原本以為像我這種抱持「社交酒會無用論」的人應該算是稀有動物,但後來跟一位在Google的學長以及一位在Amazon的同學聊,(兩個都是美國白人),他們也有類似的看法,他們認為這種社交酒會對於那些長袖善舞、反應敏捷的人來說是非常適合他們發光發熱的場合,而我們若不是這類型的人,去那種酒會只是當人家的墊背、以卵擊石,因此,我覺得做Networking要找適合自己的方式去做,如果用錯方式,就算參加再多的酒會很有可能是在做白工。

最後,有一點要特別提出來,社交酒會在不同產業可能有不同重要性,對於投行和管顧來說,這種酒會可能是不得不參加,因為這是產業的文化,因此,在貿然對社交酒會說No之前,可能要先評估社交酒會在該產業徵才過程中的重要性,如果相對不重要的話,我們便可考慮用哪一種方式更能幫助我們發揮百分之百的戰力,而非一窩蜂地跑去參加自己不擅長的社交酒會,為人做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